2026年世界杯,刚刚从22座申办城市里被选中的16座城市,包括纽约、洛杉矶、迈阿密、亚特兰大、多伦多、温哥华等

6月16日,距离卡塔尔世界杯开幕仅剩5个多月时,国际足联宣布了2026年世界杯的具体举办城市(美国11个,墨加共5个)。

三国合办(美国60场,加拿大、墨西哥各10场)、32支球队变成48支球队(亚洲名额从4.5变成8.5)……国际足联光头主席还笑嘻嘻地说,足球在2026年会成为北美最受欢迎的运动。

赛事蛋糕恩怨多。总部都在瑞士的欧足联和国际足联不对付,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2022年6月1日,英国伦敦,欧美超级杯决赛中,阿根廷击败意大利夺得冠军

日前“欧美超级杯”的重启,是欧足联与南美足联“撇开”国际足联、做大新蛋糕的产物。相对而言,国际足联在亚洲、中北美洲、非洲、大洋洲势力更深厚。

一年多前,美国人试图操纵欧洲的12强俱乐部举办欧超联赛,被欧足联迅速摆平。但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“两年一届世界杯”的设想,还是冲击到原本与世界杯错开的欧洲杯(欧锦赛)的商业前景。欧足联对此耿耿于怀,复活沉寂30年的“欧美超级杯”,暂定每4年举办一次,算是一种回击。

据西班牙赛尔电台消息,欧足联强烈反对将世界杯改为两年一届;若此计划落地,欧足联不排除发飙而脱离国际足联的可能性。

譬如,开启足坛“金元时代”的阿布拉莫维奇,5月25日遭受从商生涯中最惊人失利——英国政府当日批准伯利财团收购英超俱乐部切尔西。

俄罗斯富商2003年入主切尔西,通过不计成本的投入,将伦敦蓝狮打造为全新豪门,其品牌价值也迈进全欧前十。俄乌冲突爆发后,阿布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,不得不放弃切尔西。俱乐部欠阿布的贷款将不用偿还,出售俱乐部的25亿英镑所得,也不会进入阿布自己的腰包——注定阿布在商业层面上亏惨。

阿布数十亿英镑的足球相关资产直接被“洗劫”,堪称战争诱发的足坛财富转移。除了战争,新冠疫情也直接导致足坛“财富争夺战”的白热化。

新冠疫情下,赛事延期、停摆、禁止观众入场等措施,导致足球俱乐部收入锐减。《德勤2021年足球财富榜》显示,全球收入最高的20家俱乐部,在2019/20赛季总收入跌去12%。其中,转播收入减少9.37亿欧元,比赛日收入减少2.57亿欧元。

到了2020/21赛季,大部分时间观众始终无法入场观赛,比赛日收入继续受压。据《德勤2022年足球财富榜》统计,20大俱乐部的比赛日收入仅1.1亿欧元,创造了自德勤开展相关统计以来的最低纪录。而俱乐部总收入仍维持在82亿欧元水平,升幅不足1%,与疫情前相比未见回暖。

其中,西班牙巴塞罗那俱乐部(简称“巴萨”)遭受的打击最显著,其总薪资接近4.9亿欧元,薪资支出/俱乐部收入比高达84%。当收入水平无法支撑高薪资架构时,巴萨在2021年夏天成为一宗惊人新闻的核心——巴萨无力续约当家球星梅西,令这位出道后只效力于一家俱乐部的历史级别巨星,不得不在职业生涯晚年离队,结束一段俱乐部球员两相成就的佳话。

在这背景下,一批所谓足坛豪门决心站到一起,扭转局势。它们推出石破天惊的“欧洲超级联赛”规划。

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、巴萨、马德里竞技,英格兰的六大豪强切尔西(伦敦西部哈默史密斯—富勒姆)、曼联、利物浦、热刺(伦敦北部托特纳姆)、阿森纳(伦敦北部伊斯灵顿)、曼城,意大利的尤文图斯(都灵市)、AC米兰、国际米兰——12家足坛最热门的欧洲俱乐部,宣布联手自立门户办赛。

欧洲超级联赛“对标”目前欧洲职业足球的旗舰级赛事——欧洲冠军联赛。欧冠由欧足联主办,以云集全欧豪门而著称,俱乐部参赛的收益也非常丰厚。以2021/22赛季为例,单是获得小组赛资格就有1562万欧元保底奖金。今年5月28日皇马最终击败利物浦夺冠,总奖金更超过9000万欧元。

欧冠的商业价值,建立在豪门参战的基础上。久而久之,豪门认为,假如自己抱团搞一项赛事、不让欧足联“中间商赚差价”,收益将更加丰厚。

2022年5月28日,法国巴黎,2021/2022欧冠决赛,皇马击败利物浦夺得欧冠冠军

与欧冠一样,欧超以豪门对决为卖点,同时给予豪门充分的“利益保障”。摩根大通初期融资60亿欧元办赛,并从一开始就提供35亿欧元的“奖励金”给创始俱乐部分配。平均算下来,每家俱乐部可分近3亿欧元,即使在非疫情时期,也远超其在欧冠收入的上限。

而欧超拉拢豪门时,直接提到奖励金用于“抵消疫情冲击”。可见,欧超规划很可能是纯粹的疫情产物。

另一个诱惑是“永久参赛名额”。它意味着创始俱乐部可以每年坐享赛事带来的转播、赞助收入——欧超预期的赛事长远价值,高达100亿欧元。相比起欧冠席位每年都要洗一遍牌,豪门在欧超的“安全感”大大增加。

欧超给俱乐部的是保障,给欧足联的则是威胁。作为唯一一个能呈现顶尖水平全欧洲豪门对决的平台,欧冠凭独占的卖点吸金。假如欧超规划成真,欧足联的垄断必被打破。

北美拥有全球最大的体育市场,其中在体育表演业方面,四大职业球类联盟影响力遍及全球,拳击、网球、高尔夫等一线职业运动也以美国为活跃重心。

然而,作为“世界第一运动”,足球的商机却一直不由美国人把持。从地位无可动摇的世界杯,到竞技水平的头牌欧冠,再到英超、西甲、德甲、意甲、法甲五大国内联赛,各有外力难以涉足的地盘。

美国职业球类运动最经典的模式,是封闭的“会员制”。多个俱乐部共同成立联盟,然后想方设法对外推广。同一个项目中,最有吸引力的联盟统治市场,而联盟的席位也奇货可居,联盟外的投资者、俱乐部轻易无法加入。

欧洲足球却是“金字塔式”的开放制度。各个国家设立不同层级的联赛,层级越往上,参与名额越少。每一年,低级别的俱乐部都可以向高级别发起冲击,取代在高级别的较量中失利的倒霉蛋;每一年,不同级别的赛事的面孔总有不同。

而各国最顶尖的球队,又会在欧足联的统一组织下,参与欧冠、欧联杯等欧洲赛事,其参赛资格同样根据每年的成绩来审定。从低级到高级、从国内到国外,欧洲足球的不同势力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没有一家俱乐部能保证永远占着收益最丰厚的生态位。

欧超规划试图打破欧洲足球的惯例。最多共有15家俱乐部拥有终身参赛的“创始权益”,早期只留出5个席位供其他俱乐部滚动竞争,与美式会员制已经很接近。

创始俱乐部有机会像大洋彼岸的美国头部联盟的球队一样,一旦成绩出现波动干脆摆烂,却不妨碍旱涝保收。

2022年5月29日,利物浦俱乐部夺得联赛杯和足总杯双冠军后,与球迷狂欢庆祝

欧洲足球的传统模式无法容忍这种思路。金字塔模式意味着豪门必须长期保持高竞争力,成为成千上万的足球俱乐部的典范,才配得上海量球迷的欢迎;豪门所折射的商业价值,也建立在更多非豪门球队不断参与竞争、缔造足坛异彩纷呈的基础上。

豪门自立门户,意味着抛弃了滋养了豪门的更大范围的足球圈子;豪门可以一边在欧超摆烂、一边享受高额分红,这也不符合“多劳多得”的朴素道德观。

欧超对欧洲传统模式的背离,与欧洲人“美国人不懂足球”的嘲讽,颇有一脉相承的味道。明面上,欧超的主要推手是五家核心俱乐部。欧超公司的主席和副主席,分别由皇马、尤文、曼联、利物浦、阿森纳的主席或投资人担任。

但其中三家英超俱乐部,都由美国人控制。曼联控股者格雷泽家族和阿森纳老板克伦克,更以只钻营商业收益、不遵守足球竞技发展规律的争议而著称。三家美资俱乐部介入欧超规划甚深,一定程度反映出美国商界对颠覆欧洲传统模式的野望。

2016年5月15日,英国球迷举标语表达对阿森纳老板克伦克与主帅温格的不满

幕后可能还有更大的美国收益方。摩根大通作为美国著名投行,从规划公布起就确定为欧超“供血”;前期一举敲定60亿美元融资,更见背后投资势力的汹涌。没有摩根大通以美利坚“全球领先”的投资模式给创始俱乐部作后盾,欧超规划断难成事。

美国人确实不懂足球。仅仅48小时内,规划作废,十家发起俱乐部宣布放弃,只剩下皇马、巴萨死守至今。

胎死腹中的原因,无非是欧超体制既触犯了从欧足联到各国联赛、各国其他俱乐部的利益,更打破了大众球迷对足球美好的乌托邦想象。再加上德甲的拜仁慕尼黑、多特蒙德(北威州),法甲的巴黎圣日耳曼等其他强队,也没跟创始俱乐部坐上同一条船,欧超声势不完美、口碑更狼藉,最终无以为继。

一波胡闹,豪门还是有所得。欧足联一方面强硬表示要处罚参与欧超的俱乐部,另一方面在各大豪门服软后,提议欧冠改制,给其回馈“甜头”。

新赛制从2024/25赛季开始,小组赛扩军到36队,每队踢10场比赛。小组赛后还有附加赛,争夺淘汰赛16强名额。如此,全年欧冠比赛场地从125场激增至255场。场次增加有利于赛事提升转播和赞助收入,给俱乐部的分红奖金也能上升。

例如,英超有六大俱乐部,但每年最多五个欧冠参赛名额。扩军后,有两个名额会授予上赛季欧战最好的国家协会的联赛。这意味着未来英超最多有机会派出六支球队参赛,六大俱乐部悉数参战的盛况并非不可能。

其他联赛的豪门,假如遇上“灾年”,排名不在改制前的“欧冠席位区间”,也能通过这类“特批”名额,以较后排名踢上来年欧冠。

豪门办欧超,无非求财。欧冠改制也是投其所好,尽量保证豪门的参赛稳定性,继而保证豪门的捞金稳定性。

发起欧超的豪门最终被欧足联罚款,但是换取欧冠改制,依然算好结果。毕竟,发起者把欧超的商业前景包装得美不胜收,但不到比赛开踢,也不知道市场预期是否正确;再加上被其他势力孤立,这些豪门能否保持如今的声势也是未知数,自立门户有很大风险。

一动不如一静,欧足联明进逼、暗让步,这宗闹剧对大多数参与者来说就算翻篇了。

欧足联似乎是更大赢家:捍卫了利益,甚至多了一笔额外的罚款收入,借势改制欧冠也有益于日后增收。

此前,欧足联扩军欧洲杯,已尝到改制甜头。2016年第一届增至24队的欧洲杯,门票收入是上一届的接近两倍,从1.36亿欧元增至2.69亿欧元。欧足联相信,欧冠扩军有同样的商业效益扩容效果。

新赛制目前仍处于初步审核通过的阶段,还没正式落实。比赛场次直接翻倍,势必令本已紧张的欧洲足球赛程更加拥挤,出现大量“一周双赛”的情况。这令有些联赛担心,欧冠挤占参赛球队的精力后,对本国联赛的竞技性、观赏性会带来负面影响。未来会否又冒出另一个势力质疑欧足联,属于未知数。

6月14日,卡塔尔,2022世预赛附加赛,哥斯达黎加1-0新西兰,入围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

2021年11月,西班牙媒体赛尔电台披露,国际足联规划将世界杯从两年一届改为四年一届。“物以稀为贵”,改制后的世界杯,单届商业价值可能下降;但与欧冠扩军的潜在效益同理,比赛场次、频率增加,收入也有望增加。

体育商业媒体“体育大生意”曾在播客节目中推算,即使两年一届世界杯相比四年一届商业价值下滑40%,国际足联全新4年周期的收入依然有望增加20%。

与创立欧超一样,世界杯改制也能为足坛带来地动山摇的效果,并且让欧足联承受最显著的损失。

传统赛历下,欧洲杯和世界杯每两年举办轮流。两年一届世界杯,侵占了欧洲杯的常规办赛时段,并要求欧洲杯挪到单数年举行,后者的商业光环将被世界杯严重掩盖。

欧超规划未成事,世界杯改制在官方层面上也只处于“可能性讨论”阶段。表面上看,原属于欧足联的财富仍被紧捏在原主人手中。但疫情大伤足坛筋骨,欧足联也身中重彩,不得不费上数倍于往年的劲力,求得在“财富争夺战”中幸存。

世界杯扩军欧足联不再忍

yabo394

Leave A Comment